绝世盛宠:逆天妖妃不好惹 正文第一百三十三章世家大比(17) 一念奈何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dxpme.com剧本网
绝世盛宠:逆天妖妃不好惹最新章节列表

   https://www.xs1002.com/biquge41/308400/ 就在两人静候开始时,之前经常在楚浩然身侧沉默鲜少开花的少年又出现,夜灵抬眼,对方冲她微微颔首。

    夜灵唇角微勾轻轻点了点头。

    “咋样,那帮老头是又想出什么丧心病狂的点子了?”楚浩然却是兴致缺缺地扬了扬下巴,对身边坐下的好友道。

    少年眉目微敛,那张称不上帅气却是清秀的脸上划过一丝苦笑,随后开口道:“说了你多少次了,讲话的时候过过脑子,被他们听见了回去有你好果子吃!”

    楚浩然哼了一声,那样子是打定了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是,这一次,所有考核由院长亲自监考。”

    第一句话,就让原本并没有多大感觉的两个人傻了眼了,夜灵瞬间回头,小小的眼睛里充满大大的疑惑。

    这里是沧临学院总院,但身为沧临学院院长,不是应该常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吗?外面传言有误?!

    看夜灵这惊讶的表情楚浩然就知道是为什么了,顿时不屑地撇了撇嘴:“流言流言,传得都是些真实性一言难尽的东西,你还真行啊。”

    “不信不行,一个传我可以不信,可是一百个人都这么说……”夜灵哑然。

    是啊。

    人数一多,就算不是真的也会被说成是真的。

    “这么说,那位院长真的会来了?”夜灵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然而周围的这些人还沉浸在眼前的悲痛面前。

    那变态的作息时间,怕不是要把人从人炼制成机器人!

    就算是机器人也有六小时的基础休眠保养时间好不好!

    他们没人权,没人权就算了,还没自由,没自由就算了连遛弯串门都要被限制,压根就成了关在笼子里的仓鼠,没人一小格谁也不需要迈出这个圈。

    “来,但不是现在,他应该不会出现在大众视线内。”楚浩然有点无语地道。

    看得出来,这两人似乎在这里也有自己的情报来源处,夜灵顿时挑眉,不再吭声安静的听。

    “以往这个时候,都是新生旁观敲个警钟告诉我们不要想着偷懒,可这一次,连新生也要参与……”

    少年表情拧了一下,仰头声音有些飘忽:“我们得在学院的秘境之内通过考核,不然,到了时间还没有完成考核的话,院方有权利将我们踢出去判为不达招生最低要求线。”

    已经考过了分数就能万事大吉,哪里知道前面还有一座有一座的高山等着他们去爬。

    “另外提醒一下,这次秘境开始后,就是直接在里面度过一个半月的时间了,也就是咱们得在里边带上一个半月的时间,没有任何准备,没有任何干粮。”

    楚浩然拍了拍好友的肩膀:“老何你放心,等你死了我一定去看你。”

    “滚!”悲愤的怒吼声咆哮得冲击得两人耳鸣。

    然而那人愤愤地瞪了楚浩然后,扭头对夜灵,更像是懒得再身边这个人的欠揍样,所以找了个目标继续下去:“不过学院还算有些良心,这次考核应该不简单,因为他们居然允许我们有三次机会向外求助!”

    “额,就是……只允许通讯,随便向谁求助只要对方接通了就浪费一次机会。”他摸着下巴,七上八下的心忽然平衡了不少:“这么看来,也不是非常的糟糕。”

    夜灵、楚浩然:……

    忽然间,更有一种大事不妙的预感。

    ……

    看着周围场地里那些还不知道魔鬼已经朝这里毕竟的少男少女们,夜灵叹了一声。

    她默默的掏出智脑,熟练的打开聊天页面。

    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她也不好让夜无泽那张脸露出来,那没办法了,只能打字聊天。

    “你干嘛?”楚浩然疑惑地看着她在屏幕上滑来滑去。

    夜灵淡定地瞥了他一眼:“找找谁是续命丸。”

    找……续命丸?

    这神奇的比喻,楚浩然无语了几秒,忽然恍然大悟连忙也打开了自己的智脑开始在上面滑来滑去:“对对对,现在赶紧找,可别需要人的时候就玩失踪了,老哥老哥……啊老哥你在哪啊!!”

    这三分焦急四分急切五分火烧眉毛……

    “别这么紧张,也许正是因为你不经意的找上他们,所以他们选择关闭通讯呢。”

    “……”你是哪个牌子的针?

    一口老血险些没喷出来的楚浩然转了个身,坚决不和夜灵多说一句话,他现在发现了,碧卦碧姑娘的脾气实在古怪,一下冷一下热,一下吐字冷冽一下交流顺畅。

    夜灵耸了耸肩,嘴角噙着一丝笑容忽然在她视线挪到屏幕上时,凝固了:“嗯?”

    却见。

    私聊页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切换成了新建群。

    而干净空无一条信息的群聊里,忽然弹出了一行子。

    夜无泽:‘那边有说要考什么吗?’

    夜灵嘴角一抽,当即明白这肯定是她这位说风就是雨的三叔搞出来,指尖在屏幕上灵活如蝶:‘没。’

    ‘那你怎么知道这事的?’果然,语气瞬间秒变,隔着这么远还是屏幕夜灵都是忍不住指尖抖了一下。

    紧接着,凌梓墨冒了出来:‘这么凶干嘛,这么多人是要当众表演吓唬小孩吗。’

    瞟了一眼后就扭头询问身后漫不经心的那少年:“那个你是……”

    “何贺齐。”少年以为她在问自己的名字。

    夜灵哑然一秒,不过倒也干脆了:“我想知道这个消息可靠吗?”

    “是你朋友担心你对吧。”何贺齐顿时一笑,他无意间看见了夜灵在群聊里聊天,不过没看清聊什么就是了,一群小女生的心思他一男的也不好意思偷看啊。

    不过涉及到这个问题,他也是注视着夜灵思考了好一会儿,最后在楚浩然不耐烦的声音下无奈的道:“抱歉,让你见笑了。”

    说完,扭头低吼了一声:“吵死了你!”

    “婆婆妈妈跟女人似的,碧卦才不会在意你那点小秘密。”楚浩然哼了一声,翻了个死鱼眼给他。

    再三深呼吸平复下了内心的怒火后,何贺齐转回头又恢复了刚开始的平静,低声道:“实不相瞒,我二伯是御空学院的副院长,今日他也来了,我是在去找他时门外听见了他和沧临学院院长的对话,这才知道今天还备了这么一出大戏。”

    怕是要震慑一下他们这些新来的,可是如果仅仅为了震慑还远不能让一个院长费心费力还有可能讨不了好。

    至少。

    目前来看。

    骂的人绝对是大比。

    心中想着,何贺齐视线扫过前面那些面色均是不太好看,甚至还有喃喃着要离开这里的人,叹了一口气:“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我家是丹师世家这家伙的炼器师世家,凡是在灵域待过的都知道我们家那点事,倒是看碧卦姑娘你……”

    碧卦碧卦碧卦!

    宛如魔咒一般在耳畔绕来绕去的夜灵额头青筋鼓起,有些心虚地把界面往旁划了划,微微一笑:“我自幼在寰宇域长大,对灵域的事并不了解。”

    何贺齐顿时了然。

    难怪了,听见他和楚浩然的名字居然一点都没有反应。

    ‘朋友?你到底还有几个朋友?昨天有个自称是你朋友的来家里,在地上又是泼狗血又是神神叨叨的!’

    这是在发牢骚表示不满了。

    夜灵汗颜。

    ‘哇!他二伯是副院长,那就能抢一手消息啊!’忽然,一个陌生的人,冒了出来。

    夜无泽:‘你很闲?’

    刚来的:‘……’不,他不闲!!

    然后,没消息了……

    正当夜灵疑惑时,忽然警钟敲响,下意识猛地朝高台看去,夜灵连忙敲下一行字:‘要开始了,我先下了。’

    说完,直接关闭,丢入空间,与世隔绝。

    一整套动作行云流水般顺畅无比,看得一旁的楚浩然都自叹不如,至少他做不到这么干脆的掐断联系啊,不然老头就要掐死他。

    瞬间失去了共同话题的聊天群:“……”死寂一片。

    ‘丫头跑得可真快啊,还没来得及聊上几句呢。’凌梓墨有些遗憾的道。

    才几天没见,他居然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并没有人接话。

    很显然,在看见夜灵最后一句话的夜无泽也离开了,或者他没有离开,但……就是不想理这个人!

    是,做人就是这么任性蛮不讲理,说不理,就不理!

    在东区悠哉喝茶的夜无泽微眯着眼,享受着冬日的太阳。

    忽然——

    ‘嗯?这是什么时候建立的。’

    夜无泽手腕僵硬在了端着茶杯要举起来,又不放下的半中间,目光死死地盯着那蓝白色的屏幕上,出现的那句话,那个人。

    ‘皇兄?!’凌梓墨是真的惊了。

    在星网上万年不见活人的皇兄,居然出现了!

    然而就这一句后,对方忽然有没了声音,这顿时让守在屏幕面前的两人呼吸不禁一滞,生怕因为自己走神就错过了什么。

    ‘御空学院?’

    ‘那不是灵域的学院么。’

    此时,远在皇宫替自家皇兄处理事务的凌梓墨心尖都不由一紧,暗暗叫苦。

    滑动了下屏幕后,迅速私聊夜无泽——

    ‘你是不是傻了,拉谁不好把皇兄给拉进来了!’

    点进去后就是气势凶残的质问,天知道他看见皇兄出现的时候,天灵盖都快飞起来了,什么狗屁淡定日后再谈统统抛在脑后。

    夜无泽这人是伤患,皇兄顾念着不会动他,可自己不一样啊!

    他是健康的,两只脚会在地上四处趴趴走的!!

    夜无泽:‘……’

    ‘我以为,他们还需要一百年。’

    ‘?’

    凌梓墨被气笑,天呐,他居然不知道这家伙还会将冷笑话:‘现在不是一百年了,是一分钟,你看着回吧!’

    开玩笑,这道送命题谁要玩谁玩去,他不奉陪了。

    然而另一边宛如单方面屠杀的修罗场上,即便是在所有人面前爱答不理的夜无泽也都忍不住选择避而不回,因为这事,真的没法回,并且绝对会是连锁反应!

    见没人敢说话,对方也不急。

    如果此时大家是面对面的话,夜无泽甚至可以想象得出那个男人此刻绝对是噙着那标志性的似笑非笑,实则森冷之气碾压全场。

    ‘所以,她去了灵域。’

    轻飘飘的陈述句,倒是成了窥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