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从修行基础剑术开始 正文卷第十二章倒霉的王大龙 会飞的麻花

  • 时间:
  • 浏览:19
  • 来源:dxpme.com剧本网
无敌从修行基础剑术开始最新章节列表

   https://www.xs1002.com/biquge41/306587/ 相较于泽华的轻松惬意,杜照信却有些为难了。

    一间办公室内。

    “没想到民间竟然还有如此修为的家伙,给他发一张冥警司的请帖,让他来一趟。”

    上位,身穿休闲服的青年,翘着二郎腿,抿了口茶水,毫不在意的说着。

    站在其身前的杜照信,黑着脸有些左右为难:“司长,这有些不妥吧,对方毕竟有将级修为,这么做有些草率了。”

    之前泽华跟他说的那些话,他可不敢全部说出来,万一惹毛了司长,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我怎么做,还需要你教?”

    青年脸上露出几分不满。

    “可…可万一他要是不来呢?”

    杜照信小心翼翼的问道。

    青年轻笑一声:“千万不要告诉我,这点小事你都处理不好!

    至于青山医院的事情,我会上报市委冥警司,后面的事就不用我们这个分区来操心了。”

    杜照信有些无奈,昨天发生了那么大的事,合计着没他的责任了。

    脑海里飞快转动着,这个麻烦的差事他可不想接下。

    “司长,我们小队经过昨晚一夜的奋战,都已精疲力竭了,想请一个礼拜的假,还请您批准一下。”

    青年目光撇了过来,表情有些不喜:“昨夜发生了那么大的事,哪有功夫让你请假!”

    “昨夜我们对付的可是将级鬼物,几乎是必死的局面,纵然我还有余力,可小武小飞可累的够呛,万一不想干,转到其他区那就麻烦了,司长也知道现在人不好招。”

    杜照信一副无可奈何道。

    心中暗道,抱歉了小武小飞你们就帮忙背一下锅吧,谁让我是你们队长呢。

    青年脸色顿时阴沉了几分。

    自他胜任司长一职,手下从四支小队,到如今的两支小队,若是在有人员流失,自己可就真成光杆司令了。

    “休息吧,其他事我会让王大龙他们小队接手。”

    “多谢司长!”

    杜照信面色大喜,急忙感谢道。

    司长要是真不同意,他也没办法只能顶着头皮上了。

    至于转区,那也仅仅只是说说而已。

    以他们小队的实力,真要走了,恐怕也没多少人愿意收留,毕竟实力在这摆着。

    能离开的,要么有些实力,要么有些关系。

    自己等人几斤几两还是有数的。

    说实话,他非常愿意让泽华加入他们,哪怕当他的顶头上司也行。

    上头有个实力强悍的领导,心里多少有点底气,可对方根本没有加入的意思,甚至对冥警司有些抵触。

    离开办公室后,杜照信松了口气,脸上露出几分庆幸。

    “王大龙啊!王大龙活该你倒霉。”

    杜照信迈着轻快的脚步向外走去。

    请了一个礼拜的假,可要好好休息一番。

    学校这边。

    大门口停放着三台黑色豪车。

    六个人影站在车前,其中五个身穿黑色西服,配戴墨镜,身材粗壮魁梧。

    在他们身前则站着一位,身穿女士装裙,脸上画着淡妆,佩戴着女士墨镜,活脱脱的高雅贵妇。

    他们似乎在等什么人。

    不远处聚集了不少的学生,明目张胆的向这里观望,口中私语不断。

    “王涛老妈都来了,看来这个保安要遭殃了。”

    “啧啧,带了这么多保镖,你们看那个保安还在保安室里睡觉,心可真大。”

    “说不定人家是什么绝顶高手呢,就像兵王,超级保镖那样,根本不放在心上。”

    “你小说看多了吧!”

    人群中突然又冒出一道惊讶的声音:“你们看王涛来了,怎么脸肿成那幅德行。”

    “眼看着变成猪头了。”

    王涛听到细语声,狠狠地瞪了过来,在配上那副青肿的脸庞,很是吓人。

    “小涛?”

    王母看到儿子这幅样子,先前庄严的表情,瞬间融化了下去,目中露出心疼之色。

    “怎么伤的这么严重!”

    王涛一手捂着腮帮,咬牙切齿道:“妈你是不知道,昨天下午我差点被那个死保安打死。”

    “让保安把大门打开了!”

    王母压下心中的怒气,对着一旁的保镖冷声道。

    “是!”

    男子点了点头,对着保安室的窗户敲了几下。

    “开门,出来。”

    声音粗狂冷冽,要是普通人说不定腿都能吓软。

    可惜泽华并不是普通人。

    伸了个懒腰,打开窗户跳了出去。

    看着身前的壮汉。

    砰!

    右脚轻抬。

    咔嚓!

    骨头断接的声音响起,男子好似抛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

    在地上滚了十几米才停了下来。

    “小爷今天心情不错,否则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一脚了。”

    泽华不屑的撇了他们一眼,毫不在意道。

    王涛看到对方的目光后,身子打了一个哆嗦,哭丧着脸道。

    “妈!要不算了吧。”

    看了看已经躺下的人,心中有些打颤,一脚就废了一个人!

    王母怒目圆睁,“先生不问青红皂白就伤人,眼中还有王法吗?”

    泽华脸上浮现出一分笑意:“不好意思,这人长的太吓人了,我怕他伤害到学校内的学生,只能让他失去行动能力了。”

    “这是伤人的理由吗!”

    王母怒道。

    她不傻,一脚就废了一名保镖,这实力应该不是普通人,要不然早就招呼其他人收拾他了。

    难不成是民间的修士,或者冥警司的人?

    要真是这样,那就不好办了。

    政府对这类人有专门的规定,且条例十分轻松,只要不是太过严重,都不会受到太大的处罚。

    “夫人,老高伤的有些严重,必须马上去医院。”

    一名保镖查看情况后,凝重道。

    王母深吸了口气,“你们带他先去医院。”

    “那这里?”

    保镖问道。

    “你们留下来也没什么用,赶紧去医院。”

    保镖似乎明白了话中的意思,深深的看了泽华一眼,随后将受伤的保镖扶进车内,驱车离开。

    转眼间,人影已经走光,只有王母和隔着大门相望的王涛。

    泽华无趣的撇了撇嘴,挺有眼力劲的。

    随后又深深的看了王涛一眼,仿佛在说,你小子给我等着。

    王涛原本青紫的脸庞,吓的苍白无比。

    “妈…妈我…我想回家养伤。”